Articles
堅定地走在進步的道路上——郭力昕訪談 John Berger

堅定地走在進步的道路上——郭力昕訪談 John Berger

1980年代初期,我在美國初次讀到約翰‧伯杰(John Berger)的《Ways of Seeing》,大受啟發。這本基進地改變了幾世代學生對藝術觀看方式的書,其文字之簡鍊、觀點之犀利,讓我敬佩不已。
一直在路上——關於林佳文

一直在路上——關於林佳文

訪談/林芷筠
人間的眼睛——蔡明德的《人間現場》

人間的眼睛——蔡明德的《人間現場》

文 / 李威儀 | 本文原載於《人間現場》(蔡明德,南方家園出版,2016年) 說來有些不好意思,《人間》雜誌創刊時,我才剛滿三歲,停刊時,我才剛入小學。我沒有直接經歷《人間》的洗禮,對於《人間》,我隔著世代的認識距離。一直要等到上了大學重新自我補課,從舊書攤陸續抱回雜誌翻讀,才明白自己是如何錯過了一個時代的智識戰場。而隨著時間與陳映真的悄然遠離,《人間》也已成為一個傳說。
歲月映善

歲月映善

文 / 張照堂 知道「陳映真」這個名字應該是60年代初。當時我從一個土木系學生突然變成文青,買了許多文學刊物,首先搶讀的大都是一些現代詩,以及陳映真、七等生的短篇小說。他們的小說文字及書寫方式有一種新穎的魅力,也總瀰漫着莫名的孤寂、憂鬱、無良的生命困境。
能量的大國・大國的能量——《American Power》

能量的大國・大國的能量——《American Power》

文 / 顧錚   (本文原載於《攝影之聲》創刊號) 「國家」者何?「國家」如何視覺化? 「國家」有沒有可能視覺化?
2016 當代敘事影展——〈邊界・世界〉

2016 當代敘事影展——〈邊界・世界〉

〈邊界・世界〉從邊緣視角出發,本屆主題單元〈島影・島歌〉聚焦當代亞洲紀錄片與音樂場景,觀照「島」的歷史與政治性,提出更多元、邊陲、流動的敘事觀點與當代經驗。
「写真筆談」座談會

「写真筆談」座談會

「我小時候走過的許多地方都被他拍了下來,幾乎要在他的照片中見到我自己的身影,所以看著他的照片我有一種感激之情,髣髴年少時有一個我不知道的人愛著我。這是攝影有別於其它藝術的功能。」— 黃翰荻,〈「張才訪問記」始末〉
交陪✕攝影論壇:2016台北雙年展計畫

交陪✕攝影論壇:2016台北雙年展計畫

「交陪✕攝影論壇:2016台北雙年展計畫」是對於台灣攝影史中「民俗影像」檔案展演的反思與對話,藉此提問:我們終究可以跳出以「攝影家」為主,或者以西方「現代攝影」脈絡為主的攝影史觀?台灣的民間宗教是否是對於西方現代文化最後的抗拒力量?而台灣攝影史的進程,在拍攝這些民間信仰與民俗影像的同時,是否也在發展某種特殊的、反覆的時間影像,以拉出與西方攝影史的距離?
在幻影與現實之間:「影像的第三方認知」

在幻影與現實之間:「影像的第三方認知」

文/林芷筠 白盒空間中,投影光束的發散受牆面阻攔,在牆面上成像並反射至視網膜,再藉由觀看者的認知或記憶,辨別出影像的形貌、指涉物。在光的投射與接收之間,除了純粹的粒子運動之外,亦含有影像內容所發展出的敘事。於是,排除所有外部雜訊的白盒宛若劇場,各式的情節搬演,觀看者的身體已從現世中逃逸,沈浸在光所建立起的幻影世界,因著影像的變換而牽引著意識與狀態。
鄧南光的女性攝影

鄧南光的女性攝影

文 / 黃翰荻 (本文原載於《攝影之聲》第13期) 張才老哥每提起鄧南光,必笑著說:「伊愛查某!」(他喜歡女人),並及於以往他們一起出去拍照後常一道上酒家,鄧在酒家如魚入水,張則像小孩一樣在裡頭玩,喝了酒有一回當眾打赤膊用毛巾跳「洗澡舞」。
拼貼、想像與詮釋——談談「写真筆談」

拼貼、想像與詮釋——談談「写真筆談」

文 / 張瑋 拼貼(collage)被認真且廣泛地視為一種創作,是從二十世紀初的現代藝術開始,並在立體派與達達主義藝術家們手中蓬勃起來,成為當代藝術中常見的手法。
照片的驅力——一個社會現場的目擊者

照片的驅力——一個社會現場的目擊者

文 / 楊永智 故事就從當了攝影記者開始。說實在,我很幸運,老天給我機會在我三十多年攝影路程,目擊了台灣政治民主化、社會多元化,身為攝影記者紀錄下了這段時間的政治、社會的變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