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umn
派對走掉 : 花絮與餘燼

派對走掉 : 花絮與餘燼

文 / 許村旭 挑著這些底片(1983 ~ 2001)的半年裡,十八年所發生過的畫面一幕幕在眼前倒帶,塵封在記憶的影像在一格格中冷笑,爬出,迎面直撲。
《決鬥寫真論》- 篠山紀信/中平卓馬

《決鬥寫真論》- 篠山紀信/中平卓馬

文 / 李威儀 「攝影是,攝影啊。」攝影就是攝影,作為少數擁有攝影論思想體系的攝影家中平卓馬——在1970年代與攝影家篠山紀信的照片共同於日本《朝日相機》雜誌連載後集結成書的《決鬥寫真論》裡——這樣決斷地陳述。如果攝影是一種修行,中平的攝影論便是「見山又是山」的禪悟 ; 如果攝影是一種決鬥,中平的攝影論對當代攝影而言,無疑是拳拳到肉的擊發。
時間的盡頭,沉靜的眼睛

時間的盡頭,沉靜的眼睛

從一九八四至今近三十年的時間裡,關曉榮像一個時間的追跡者,他追蹤找尋少年如何變成中年,中年如何變成飄搖老年,老人又如何消逝。他追尋與記錄的,彷彿不是人的容顏,更像是生命的見證。
都市、風景、圖鑑:中平卓馬的攝影實踐

都市、風景、圖鑑:中平卓馬的攝影實踐

  文 / 張世倫 中平卓馬是日本攝影史的傳奇,他的影像創作與文字書寫,非但風格秀異、獨樹一格,其充滿批判自省的反思性格,與創作生涯不斷地自我否定與復甦重生,更使他成為攝影地景裡「座標型」的重要人物。
攝影與「可疑的」記憶

攝影與「可疑的」記憶

記憶在具有主體性的人的身上,才能發生意義。一個人如果不敢或懶於建造自己的主體意義,或不願面對構成自己主體存在的各種生命經驗,或者將自己的身體與經驗工具化、交易化,這樣的人在進行攝影行為時,照片恐怕產生不了什麼有意義的記憶。 文 / 郭力昕  (本文原載於《攝影之聲》第5期)
攝影的政治性

攝影的政治性

文 / 郭力昕 怎樣的攝影具有政治性?這是一個難以清楚界定的問題,因為對「政治性」的定義或理解,可以嚴謹或寬鬆,而通過攝影表現政治話語的方式,則包羅萬象。不過,針對政治事件或者政治題材的照片,卻不一定有政治性。
讀攝影集,聽攝影的聲音

讀攝影集,聽攝影的聲音

文 / 沈昭良 台灣的攝影集史將會是或可以是什麼?而從台灣攝影集史中,我們所尋溯爬梳的,又將會是何等的動人篇章?抑或是歷史感傷? 當我得知這本新攝影專業誌的名稱叫《Voices of Photography》,心裡就一直想著,攝影真要能發出點連動感知與思想的聲響,它會是什麼樣的視覺內容與書寫方式?應該透過什麼樣的載體與傳輸路徑?這股攝影之聲方可能精準地彈奏,時而澎湃高亢,時而恬淡動人。腦海裡更不時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