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呂楠

2006年6月至9月,我在緬甸撣邦第一特區(也稱果敢)的楊龍寨監獄和果敢縣勞教所工作了3個月。

果敢位於緬甸北部,與雲南省為鄰,面積2700平方公里,人口18萬。此地有7個少數民族,其中果敢族佔85%。果敢族是大約三百年前在此定居的漢人的後裔。果敢人用中文講漢話。

果敢於2002年在緬甸北部率先徹底禁種罌粟,結束了該地長達190多年的罌粟種植歷史。此前果敢有8萬山民靠種罌粟為生,種植面積15萬畝。果敢禁種罌粟後,此地有60%的人缺糧,人均收入不足原來的五分之一。

禁種之後,當地山民也試驗過種植其他經濟作物,如橡膠、果樹、咖啡等,但都以失敗告終。只有甘蔗種植是成功的。

果敢雖然已見不到罌粟花,但其周邊地區仍然有大面積的罌粟種植。加之過去多年種植罌粟帶來的後遺症,以及新型麻醉品的湧入,使得果敢地區吸食、販運和零售麻醉品的問題依然嚴重。

在楊龍寨監獄和果敢縣勞教所中的犯人有95%是因為吸食、販運和零賣麻醉品而被捕入獄的。

楊龍寨監獄的犯人最多時接近二百人,平時則維持在一百人左右。勞教所的約40名犯人,都是從監獄抽調來的刑罰較輕且身強力壯的犯人。勞教所的犯人主要從事各種體力勞動,各方面的待遇比監獄好。

在與麻醉品有關的三類犯人中,又以吸食麻醉品的犯人為多。吸食麻醉品的犯人中又分為吸食新型麻醉品和吸食海洛因兩類。

不論吸食新型麻醉品,還是吸食海洛因的犯人,入獄後都不會得到除食物和水以外的任何物品。對吸食海洛因的犯人,入獄後的頭半個月特別難熬,每天都上吐下瀉,半個月後才趨於正常。

所有吸食麻醉品的犯人,刑滿釋放後,都無一例外的復吸。

由於果敢地處緬甸北部邊疆,緬政府一直未能對其實行有效控制。在過去幾百年間,此地一直處於頻繁不斷的戰亂中。

1968年,中國支持的緬甸共產黨進入果敢地區,這個時期,果敢乃至整個緬北高原都處於緬共與緬政府軍大大小小的戰役中。 1989年,緬共在果敢的武裝力量發動兵變,宣布脫離緬共,成立了自己的武裝力量「民族民主同盟軍」。緬共隨之解體。同年,果敢與仰光政府達成和平協議,但仍保持自己的武裝力量。雖然果敢結束了戰亂,但果敢仍屬於民族地方武裝控制區。

果敢的百姓曾經飽受戰亂之苦,如今不僅承受著禁種罌粟之後帶來的貧窮和飢餓,還面臨著新型麻醉品和傳統麻醉品大量湧入所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。禁種罌粟之前,果敢是人們關注的焦點;禁種罌粟之後,成為被遺忘的角落。他們需要國際社會的幫助才能逐步走出困境。

最後,感謝董勝先生、徐晉燕先生和吳曉蕾小姐,沒有他們的幫助這項工作的完成是不可以想像的。

(本文收錄於呂楠《緬北監獄》 / 圖文皆由中國民族攝影藝術出版社提供)
  • 呂楠,1962年生於北京。1989年拍攝《被人遺忘的人——中國精神病人生存狀況》,1990年完成 ; 1992年開始拍攝《在路上——中國的天主教》,1996年完成 ; 1996年開始拍攝《四季——西藏農民的日常生活》,2004年完成 ; 2006年6月拍攝《緬北監獄》,2006年9月完成。